杜衛東 周新京
  長篇小說
  杜衛東 周新京著
  《江河水》是一部長達七十三萬言的鴻篇巨制,他以東江港的改革為主線,以一起文物走私商業間諜案為副線,通過跌宕起伏的情節,栩栩如生的人物形象,呼喚著時下文學作品中久違的英雄情結。整部作品構思縝密,氣勢恢宏。全書以名曲“江河水”穿插其間,猶如一部感人至深的交響樂,分為四個樂章:沉船、開工、抗命、起飛,由於篇幅所限,特選取第四部“起飛”以饗讀者。
  丁薇薇淡淡一笑:“黃兄作為雲貴川收藏界領軍人物,是不是該站出來說幾句話了?”
  黃敬業嘆息道:“有心殺賊,無力回天,咱們現在沒有話語權。”
  丁薇薇笑道:“黃兄這樣的人物還沒話語權嗎?香港一家頂級收藏雜誌,我們丁家控股,黃兄若想說話,要多少版面我們給多少版面。我有個想法,我回香港後,把我們今天說的這些整理出來,以黃兄的名義發表在我們雜誌上,以正視聽,黃兄同意嗎?”
  黃敬業略微考慮了一下:“好,發表吧。免得更多人執迷於此。”
  丁薇薇隨即站起身:“黃兄,我們今天談得投機,以後我們丁氏集團每年至少從黃兄這裡拿一個億的貨,黃兄不為難吧?”
  黃敬業也站起身,笑笑說:“等閑物品,也不入丁董法眼,我儘量吧。”
  丁薇薇和黃敬業握了握手,國際珠寶圈有個不成文的規則,不論多大的買賣,握握手就算成交,從來不簽合同。
  黃敬業送丁薇薇走出會客廳:“丁董的一聲黃兄不是白叫的,在我店里隨便挑件東西吧。”
  丁薇薇一怔,隨後笑道:“我倒是一直喜歡古玉,不過剛纔聽黃兄那麼一說,也失去盤玩之心了。”
  黃敬業用手指指,說道:“這個架子上的都是未經入土的‘傳世古’,丁董不妨挑上一件。”
  丁薇薇走過去,一眼看中了一隻漢代白玉蟬。這隻白玉蟬依娜也曾看中過,只是沒拿到手,還被黃敬業奚落了一通。
  丁薇薇不是睚眥必報之人,但為依娜找回場子還是必需的。她微笑道:“無人信高潔,誰為表予心?黃兄,我就要這隻玉蟬吧。”
  “好,丁董好眼力。”黃敬業呵呵笑著,似乎早已忘記了當初奚落依娜的那些話,他知道,這個面子是一定要給丁薇薇的。
  丁薇薇一離開黃敬業的古玩店,秘書喬婷的電話就打進來,說,孟建榮已經以七千萬的價格,拍走了那串九眼天珠。丁薇薇臉上划過一道冷冷的笑意,她自己也沒有想到,東江之行的第一刀,竟砍在孟建榮的頭上。當然,這與孟建榮是不是江河的對頭,沒有太大關係,丁薇薇做事一向出人意料。
  喬婷便是拍賣會上的十六號舉牌人。
  丁薇薇在麗江逗留了幾日,又遠赴歐美簽了幾個大單,一個月後才回到香港。
  到機場迎接她的依娜神情煥發,面目一新。如果不是她過來自我介紹,丁薇薇竟也一下認不出了。丁薇薇很高興,韓國的整容技術確是全球領先,以前那個方秋萍徹底消失了,不要說秦海濤、趙達夫之輩,即便是曾與她朝夕相處的廖漢中,不細加揣摩,恐怕也辨認不出她就是過去的懷中嬌妻。
  依娜臉部整形手術費用高達數百萬,丁薇薇最初的計劃中,並沒有這筆預算,她根本沒打算讓依娜在東江港乃至兩淮地區再次露面。但東江港情況之複雜,遠遠超出她的預期,秦海濤的底牌尚未摸清,又冒出一個趙達夫,對付這兩個人,依娜成為她手裡一張不可或缺的牌。丁薇薇改變初衷,不惜重金為依娜整容,目的是關鍵時刻讓依娜在東江現身,給秦或趙二人一個措手不及。
  最讓丁薇薇感到不安的是趙達夫曾到過香港,儘管依娜輕描淡寫說趙達夫是來旅游,丁薇薇卻深感這裡面大有文章,甚至懷疑是叔叔丁伯暗中操作。叔叔近幾年行事詭秘,許多事情連她也蒙在鼓裡,比如依娜改乘裕泰號,事先自己竟一無所知。如果趙達夫來香港確是叔叔所安排,那麼,叔叔鎖定的目標也許就不僅僅是那枚古滇國金印了;他一定還有更大的目標,所施手段也必然更加殘酷,這讓博弈於國際商圈見慣了你死我活激烈競爭的丁薇薇也感到陣陣寒意。
  丁薇薇每次外出歸來,丁伯總要吩咐家裡廚師做幾道可口的菜餚、開一瓶上好的紅酒,叔侄女倆開懷暢飲,海闊天空聊個盡興。丁薇薇此次大陸之行,收穫不可謂不豐,可她心有旁騖,言談話語中閃爍其詞,酒喝得索然無味,弄得丁伯心中也鬱郁不樂。
  丁伯當然明白他這個寶貝侄女的心思,她去了一趟東江,她那個老戰友在東江港主政,難免會有什麼不該浮出水面的東西浮出。看來她一定感受到了某種威脅,否則她不會如此急切地讓依娜去韓國,重金為依娜做整容手術。難道薇薇是為此心生抱怨,嗔怪他這個做叔叔的沒有保護好她?
  (未經許可,不得以任何方式複製或轉載本書之部分或全部內容。)  (原標題:江河水(九))
創作者介紹

墊子

bh02bhwwlv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